喻黄妙啊

[雷安/R18]江湖问

荌蒾蓚:

1.
“你为什么要跟着我?”
两个身材颀长的男子一前一后走在大街上,穿过买糖人的小贩和揽客的店小二,把这条路走到了头。
安迷修终于耐不住,回头发问。而雷狮手臂一抱,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:
“行同趋同,千里相从。”


2.
安迷修沉默了片刻:
“说人话。”
雷狮答:
“相逢何必曾相识。”


3.
安迷修:“……再通俗点。”
雷狮笑,他上前两步,大大咧咧揽上安迷修肩膀,亲昵拍打两下:


“你我有缘。”


4.
要说他们的初遇,安迷修记得很清楚。
那晚夜色很黑,月色却偏偏很亮。
老一辈的人都知道,这样的夜里,无论是打更还是起夜,杀人还是放火,都是很危险的事。
因为时辰太好,而四周太静了。
安迷修坐在屋脊上。
他在干什么呢?
他在啃一瓣甜瓜。


5.
那是夏末秋初,七月流火,正当瓜最甜最沙的时候,安迷修吃瓜,这是很合理的事。
可是这静悄悄的周围,突然就多了些嘈杂的声音,混在最后一轮蝉鸣里,其实并不分明,可安迷修确实听见了。
这就是很不合理的事了。
安迷修眉头一皱,觉得事情并不简单。


6.
既然听见了,就不能坐视不理。
如果几年后再让安迷修来选,他一定会堵住耳朵,就当没听见。
这样,他也就不会多管闲事,从而遇见雷狮了。


7.
一群虬须汉子举着火把,里三层外三层围困住雷狮。
为首一人嘿嘿一笑,声音油腻:
“跑啊?怎么不继续跑了?”
雷狮眉头一挑,正想嘲他不知死活,却听清朗声线破开夜色:
“以多欺少,算什么本事?”


8.
雷狮抬起头,正巧与安迷修对上视线。
而后者身负一轮圆月,正冲他挤眉弄眼,眉目间满是宽慰之意,偏偏有些初生牛犊的可笑。
月光不比他狡黠。


9.
安迷修从屋檐上稳稳落地,在俯身的一瞬,听见噼里啪啦一阵爆响。
他看了一眼地面,虚起眼,才在一片漆黑里辨识出些许人形轮廓。
他又吸了吸鼻子。
嗯,八分熟。


10.
他迟疑着开口:
“这些人是…?”
黑衣人沉稳开口:
“坏人。”


11.
“那他们怎么…?”
“被你的浩然正气所慑。”


12.
“……我有这么厉害?”
“你有。”
安迷修不是傻子,他知道这个人是瞎扯。
可刚才那一瞬间,他也确实没看见这个人动手,于是他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却不曾想,黑衣人一抱拳一躬身,声如洪钟:
“多谢兄台救命之恩!”
从此赖着不走了。


13.
安迷修觉得,自己救下这个人绝非善类。
他住要住最好的上房,吃要吃最金贵的里脊肉,喝的是五十年的竹叶青,下酒的小菜,都是浮生记里又粉又糯的葱香酒酿芸豆,或者醉仙楼青脆如碧玉的冬瓜丝。
安迷修看着这个自称叫雷狮的人从钱袋里掏出沉甸甸一块整银,铰也不铰。
他终于忍不住问:
“你哪儿来这么多钱?”
而雷狮友善一笑:
“富二代。”


14.
终于有一天,安迷修忍无可忍。
他严肃地拍着官道旁最上等客栈的花梨木桌子,震落了一颗先晒后蒸,上等海盐腌制的花生米。
也顾不得心疼,他开门见山:
“你不是个商贾,也不是出自官家。”
雷狮点点头,浅抿一口酒,等着他继续说。
“而除此之外,有这等财力的,只有雷王庄的几个当家。”
安迷修迟疑片刻。


15.
“你不是大当家,大当家生得虬须满面,一头狮鬃般金发。”
“嗯。”
“你也不是二当家…”
“从何得知?”
“二当家发际线比你高。”


16.
安迷修不出声了,整个厢房只剩下雷狮喝酒的声音。
良久,安迷修道:
“你是…传说中作恶多端的,雷王庄三当家。”
雷狮笑了:
“不错。”


17.
安迷修叹了口气,再次回过头,雷狮眨了眨眼,坦然和他对视。
于是安迷修摆了摆手:
“离我远点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有你在这里,都没姑娘看我,全看你去了。”


18.
雷狮就笑了:
“那我好看吗?”
安迷修挣扎片刻,还是说了实话:
“……好看。”
“那你还要什么漂亮姑娘,看我不行吗。”


19.
安迷愣了片刻:
“你有龙阳之好?”
雷狮走上前,安迷修警惕地往后缩了缩,前者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袖子,刺啦一扯:
“现在,你也有断袖之癖了。”


20.
安迷修甩不掉雷狮。
雷狮哼着小曲儿跟着安迷修。


21.
被捅破的窗户纸一次次由安迷修糊回去,雷狮又一次次再放肆地戳破无数个大窟窿眼。


22.
安迷修就莫名其妙被追杀了。
识货的叫他雷王庄的走狗,不识货的以为他是地主家傻儿子雇的保镖。
而雷狮对自己的身份毫不遮掩,对不顺眼的人打雷,打完对安迷修放电。


23.
安迷修觉得不行。
雷狮觉得ok。


24.
这次来的人特别多,黑压压的一片。
饶是安迷修,也双拳难敌四手。
他气喘吁吁地解决了十几个冲锋在前的喽啰,看了看后面抱着手臂当大爷的雷狮。
他回过头,对着追杀来的人群,诚恳道:
“其实,我和他,真的不是一伙的。”


25.
雷狮闻言也不恼,笑嘻嘻揽过安迷修肩膀,在他脸侧响亮地啵了一口。
人群对视片刻,爆发出参差不齐却又声响巨大的怒吼:
“杀!!!”


26.
安迷修真的累了,他从头到脚,把骨头压碎了,都挤不出一滴力气。
他再回头看了一眼雷狮,雷狮也正看着他。
他嘴唇动了动,叹气般开口: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。”


27.
“娶你。”


28.
安迷修摆了摆手,示意话题到此为止:
“你这次惹的人太多,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。”


29.
雷狮就笑了,他抬手把安迷修摁上肩头,蛮横不讲理地抱住。
他说:
“不会,有我在呢。”


30.
安迷修趴在雷狮身上,对着一地的焦黑人影,默默无语。
雷狮嬉皮笑脸,堂而皇之吃了他半条街的豆腐。
刚入江湖的小侠客,开始怀疑人生。


31.
回到客栈,安迷修往门框上一歪,硬生生提气站直了。
雷狮也没拦他,却突然听见安迷修开口说话:
“你到底干过什么坏事?”
雷狮闷笑一声:
“强抢民男。”


32.
安迷修顿了片刻:
“……我是跟你说正经的。”
于是雷狮给自己倒了杯碧螺春,悠悠吹了吹面上的茶沫,笑吟吟和安迷修对视:
“我没有。”


33.
安迷修觉得雷狮不像说谎,于是他疑惑问:
“那他们…为什么追杀你?”
雷狮仔仔细细看着安迷修的眸子,那是一双微微泛着湖绿的眸子,像一片清澈见底的小潭。
他悄悄呼出口气。
虽然这样也很有趣,不过…真想,把这种颜色弄脏。


34.
“江湖上哪有这么多为什么,我虽没做坏事,不过太轻而易举就有了这一身功夫,一室家财,伤了他们的面子。”
雷狮喝了口茶,满不在乎地接下去:
“所以我就得无恶不作,这样,他们才有杀我的理由。”


35.
安迷修沉默了,良久,他轻轻开口:
“什么是江湖?”
雷狮搁下茶杯:
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 一剑霜寒十四州。”


29.
安迷修顿了顿:
“说人话。”
雷狮从善如流应答:
“夜雨十年灯。”


30.
“……再通俗点。”
雷狮又笑。
说来奇怪,世上这么多人,这么多种笑,只有雷狮笑得这么复杂,安迷修看不懂。
像嘲讽,像温柔,像怜悯,又像一声叹息。
他说:


“有你在的地方,就是江湖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r.18

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是夜。


一杆入洞,二龙戏珠,三更半夜,四肢交缠,五花八门,六神无主,七上八下,九浅一深,十指相扣。


窗纸已白。

评论

热度(1942)

  1. 洛初绫__南木乜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屯一下,毕竟没有存档……
  2. 神肆-伪流氓兔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HIKO_淮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傅怀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这是一个小号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real_deal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孤独貌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MX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不暖和。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氢氧根栗子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庭柚垂实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兔子柚抹茶奶盖
  12. __南木乜°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3. 执骨生花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4. 喻黄妙啊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